首頁 新聞 > 創新 > 正文

葉聰:未來兩年將實現萬米深潛

全世界近500人進入過太空,12人登上過月球。而潛入7000米以下深海的人,只有11個,其中有8人來自中國。

葉聰就是8人中的一個,也是中國最早深潛至7000米深海的團隊成員之一。

葉聰現任中國船舶重工集團有限公司702所副所長、水下工程研究開發部主任,“蛟龍號”深海載人潛水器首席潛航員。“可上九天攬月、可下五洋捉鱉”,常被用來比喻中國的載人航天和載人深潛事業,葉聰就是“五洋捉鱉”的一名旗手。

站在“蛟龍號”的肩膀上,中國正在研發全海深載人潛水器,葉聰擔任總設計師。未來,全海深載人潛水器將進一步深潛到萬米級深海,可以探測蛟龍號尚不能覆蓋的余下0.2%面積的海洋。

從2002年立項,到2012年創造下潛7062米的中國載人深潛紀錄,也是世界同類作業型潛水器最大下潛深度紀錄,中國僅用時10年。2018年12月28日,在北京科技大學舉行的報告會上,葉聰介紹,短時間內躋身國際領先水平,得益于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技術和工業制造能力打下的基礎。

海上顛簸 寵物貓跳海自盡

“滄海一粟”是什么感覺?葉聰可能最清楚。

2009年,在“蛟龍號”1000米級海試期間,通信設備多次出現故障。最長的一次,他與兩名同事和母船失聯兩個小時,反復呼叫,無人應答。

當時,3個人呆在內直徑2.1米的球艙里,抬頭看不見天,低頭看不見底,“那時對滄海一粟的理解是最直接的。”葉聰回憶。

這只是葉聰數年深潛生涯中,遇到的一次較為普通的困難。浩瀚的海洋中,危險與不適屢屢突破他與同事的想象。

海面波濤洶涌,其實比潛入海底更挑戰生理極限。海試中,很多隊員暈船嘔吐,最極端的時候,船員養的寵物貓受不了,跳海自盡。

由于是中國第一支深海潛水器研制團隊,葉聰與同事遇到的難題,也有著極為珍貴的意義。3000米級海試期間,潛水器在2000米深度數次出現電氣絕緣故障,這意味著可能發生殼體漏水或短路,后果不堪設想。“我們可以選擇立即上浮,但一旦放棄,故障就消失了,連故障數據都拿不到,解決不了問題。”他們在壓力之下沉著冷靜,最終解決了這個故障,并為后續試驗積累了大量故障數據。

親自駕駛 闖入7000米深海

其實,葉聰并非專職的深海潛水器駕駛員。在他和同事設計制造出深海潛水器之前,中國也沒有這樣的職業。

葉聰是一名設計師。2001年,葉聰從哈爾濱工程大學船舶工業專業畢業,進入702所,很快就遇上“蛟龍號”立項并啟動研制。他認為自己是“這個時代的幸運兒”,僅僅一年過后的2002年,他的能力得到認可,被任命為主任設計師,負責潛水器的總設計。

這正是他夢想的職業。葉聰自稱“理工男、裝備迷”,中學時就迷戀《艦船知識》《兵器知識》等雜志,上大學時便以參加武器裝備研制為志向。“蛟龍號”讓他夢想成真。

科研項目中,研制人員參加艦船的試航試潛是一項傳統。在“蛟龍號”開始總裝聯調的時候,葉聰便報名,想要駕駛潛水器。“因為我覺得自己最適合,總布置設計人員對潛水器的空間布局、作業流程、應急處理等有總體把握,我親自操作,對潛水器的運行有直接感受,可以用到將來系列化深海裝備研發中。”

“蛟龍號”4年海上試驗經歷,讓葉聰畢生難忘。每次出海都要離開大陸40到50天,在一個幾乎與世隔絕的環境中,所有問題只能船上自己人解決。如果船上有隊員生病,像闌尾炎這樣的手術,都需要船長來開刀,遠洋船長都有緊急醫學救助的能力。

科研不易 看泰坦尼克號獲啟發

在“蛟龍號”之前,中國潛水器下潛紀錄僅有600多米。到2005年,“蛟龍號”研制已開展3年,團隊中僅有兩人見過真的潛水器。他們的研制只能依靠國外的科普讀物和觀看影視作品。比如《泰坦尼克號》中有關潛水器的畫面,被他們反復研究,對中國潛水器的設計起到了啟發作用。

那年,葉聰參加中美聯合深潛活動,來到美國科考船上,利用美國載人潛水器開展科學調查。他成了團隊中第三個見過潛水器的設計師。

中美聯合深潛活動中有來自亞特蘭蒂斯潛水器的一些科學家,當他們得知葉聰是來自中國7000米級載人潛水器設計團隊的設計師,都十分驚訝,因為那時美國載人潛水器深度紀錄都距離7000米甚遠,而初次設計深海潛水器的中國,竟然將目標定到如此之高。“他們認為我們是天方夜譚,但相處中其實很友善。”葉聰回憶。

那次任務,讓葉聰最受觸動的,是美國人對潛水器的高質量運行和管理。這讓葉聰更深刻理解到,載人潛水器不僅要下得去、上得來,更重要是能作業,能發揮在深??瓶伎碧椒矫娴淖饔?。

進軍深淵 萬米級載人潛水器設計完成

在科研過程中,科研團隊不斷審視自己的不足。2009年,團隊意識到,向深海進軍只有一個“蛟龍號”不行,要全面掌握核心技術,讓譜系化的潛水器在國內得到技術、部件、運維等方方面面的支撐。

在這一階段,4500米級的“深海勇士號”載人潛水器立項研制。“深海勇士”以我國2010年左右的工業水平為基礎,國產化率一舉達到95%。

在葉聰看來,“蛟龍號”和“深海勇士號”的快速研發,得益于我國改革開放40年來,不斷發展的技術和工業制造能力。

“我們經常感嘆,國外某個人或某個公司能在科技創新方面獲得巨大成果。例如電影導演詹姆斯·卡梅隆用幾年時間,就能建造一個單人載人潛水器,完成萬米級單人下潛,為什么?”葉聰說,因為西方大國有非常好的技術轉移轉化制度和平臺,有非常高質量的部件供貨能力。因此,要實現我國深海技術的大發展,也必須要打好技術和制造兩方面的基礎。

很多人問葉聰,為什么要越潛越深?關于深海的意義,葉聰已經講了10年,至今還在不斷向別人普及。海洋面積占地球面積71%,海水占地球水資源總量97%,海底蘊藏豐富的資源,礦物和能源儲量都超過陸地。而我們對太空、對月球的了解,都超過了深海。

因此,探索海洋、保護海洋、經略海洋、建設海洋強國,都與深潛密切相關,需要“蛟龍號”這樣的高技術深潛裝備,來繪制深海“藏寶圖”。

“蛟龍號”7000米級下潛深度已經覆蓋全球海洋面積的99.8%,剩下的0.2%被稱之為深淵。深淵研究和開發有極大的科學意義和經濟價值,由于缺乏探測和作業裝備,全世界對深淵的研究都處于初級階段。

葉聰擔任總設計師的萬米級全海深載人潛水器,將使我國搶占深淵科考先機。葉聰介紹,目前全海深載人潛水器三個階段的設計工作已經完成,關鍵技術和工藝得到突破,部件加工正在緊張有序進行。

“我們這支團隊從‘蛟龍號’、‘深海勇士號’延續到現在,我相信能在幾年內實現萬米載人深潛,向建黨100周年獻禮。”葉聰說。

.

.

.

財經快報網 http://news.17car.com.cn/

安徽11选五前三走势图 qq飞车要什么电脑配资 9月14日上证指数 贵州快三走势图5000期 南粤好彩1技巧 时时彩软件官方网站 2018炒股巨亏我快疯了 双色球中奖规则和玩法 内蒙古11选5一定牛 飞鱼彩票开奖查询 群英会开奖出好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