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 創新 > 正文

繁榮背后頻發侵權亂象 短視頻版權保護不容忽視

近年來,短視頻行業發展迅速,也產生了大量版權訴訟,引發社會各界關注。短視頻版權侵權的常見類型有哪些?如何理解短視頻在《著作權法》中的適用?短視頻版權保護有哪些可開拓路徑?近日,在中國版權協會和騰訊研究院主辦的第五屆中國互聯網新型版權問題研討會上,來自政府相關部門、企業及高校等領域的相關人士就這些話題展開了討論。

繁榮背后頻發侵權亂象

近年來,短視頻行業發展呈現繁榮趨勢,涌現出一批現象級產品。與此同時,也產生了大量版權訴訟。

騰訊公司法務部副總裁江波表示,一些平臺通過算法或以技術中立的名義,把其他平臺上的版權作品抓取過來放到自己平臺上使用,這種行為對整個互聯網內容產業的行業發展秩序造成了較大損害。

搜狐研究院秘書長馬曉明認為,從目前短視頻侵權訴訟案來看,短視頻平臺侵權行為主要有幾種情況。第一,平臺自己上傳侵權短視頻內容,目前這種模式已經很少見;第二,平臺委托第三方專業機構合作完成侵權短視頻,由第三方機構上傳;第三,平臺注冊了大量自媒體賬號,偽裝成自媒體抓取作品來分類上傳,并利用“避風港原則”逃避責任;第四,一些短視頻平臺推出培養計劃,鼓勵和引導自媒體上傳侵權短視頻,平臺再主動推薦。

從產生侵權的視頻類型看,目前短視頻領域中最主要的侵權形式是一些聚合平臺未經許可將他人視頻作品拆分為若干片段,向公眾提供。首都版權產業聯盟秘書長韓志宇說,有些較大的平臺,動輒向用戶提供幾十萬個拆分出來的短視頻,受害最嚴重的是那些花費巨資購買視頻版權的視頻網站。

“被拆分的作品主要是影視劇,也包括一些綜藝、體育、音樂、教育以及其他類別的節目和作品。例如,電影《芳華》在電影院上映的同時,有一個平臺上就可以找到近50個關于《芳華》的片段,加在一起時長約30分鐘,占整部電影時長的四分之一,其中一些鏡頭明顯是在電影院里偷拍的,居然都可以上傳到平臺。”韓志宇講,有一些小企業以及個人,專門從事影視劇拆分業務,向一些大平臺有償提供拆分片段,目前已經形成地下生產線,這一現象應引起有關部門高度重視。

除了把長視頻裁剪成短視頻,把短視頻“拼湊”成長視頻的侵權方式也同樣存在。“我們這個平臺遇到的主要侵權類型是侵權方把用戶原創內容聚合起來變為一個新的視頻。雖然目前沒有成為行業主流,但隨著各大長視頻網站開展更多的短視頻業務,這種情況也會逐步增多,新型侵權行為是隨著技術發展而不斷出現的。”快手公司法務部高級總監賈弘毅說。

“新事物”依然適用“舊法律”

如何看待短視頻在《著作權法》中的適用至關重要。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李琛表示,短視頻產業并沒有給著作權的理論或者相關制度帶來本質性沖擊,判定是否侵權的主要難度在操作層面。

對于個案,要判斷侵權是否成立。判斷原視頻是否為法律意義上的“作品”、是否具有獨創性至關重要。有一些觀點認為,可對短視頻分門別類,如以視頻長短界定視頻在法律意義上是“作品”還是“制品”。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法學院教授盧海君理解,短視頻是自我表達的工具,是作者思想情感的外在表現,構成“作品”毫無疑問。李琛認為,判斷視頻是否具有獨創性,只能定性而不能定量。“一旦定量,必然是任意的。”

基于此,盧海君認為,短視頻的版權保護方式應該與其他類型的視頻保護方式沒有差別。“不管是短視頻還是長視頻,應該提供一體化、普惠化、扁平化的版權保護,不能在所謂類型化的基礎上區別對待。”

在短視頻版權訴訟中,另一種常見的爭議是,部分平臺以“避風港原則”為自己免除責任。所謂避風港原則,是指在發生著作權侵權案件時,當平臺只提供空間服務,并不制作內容,如果平臺被告知侵權,則有刪除的義務,如果侵權內容既不在平臺的服務器上存儲,又沒有被告知哪些內容應該刪除,則平臺不承擔侵權責任。

北京海淀區人民法院知識產權庭副庭長張璇表示,在短視頻領域,這一規則的適用應該有一個前提,就是平臺應設置一個侵權投訴渠道。

“在一些訴訟中我們發現,平臺上并沒有設置相應的投訴渠道,但在訴訟時,卻拿出其在關聯網站或者其他端口設置的侵權投訴渠道,我們認為這種情況下不應適用該規則。”張璇說:“對于多次通知屢刪不絕的情況,還要不要繼續通知?這要視個案情況而定。包括侵權視頻是不是同一個用戶上傳,侵權視頻是不是屬于同一個劇集,涉案用戶是不是曾經被投訴或者被平臺處理過等因素,都需要綜合考慮。”

平臺應扮演更積極角色

如何推動短視頻侵權亂象得到改善?對此,與會人士認為,平臺應該在治理過程中扮演更加積極的角色。

馬曉明認為,在短視頻版權領域亂象治理過程中,首先要明確的是,平臺在版權侵權過程中到底做了什么,應該做什么。具體來看,有兩個問題至關重要,第一是怎樣才能規制平臺濫用通知刪除規則,也就是“避風港原則”;第二是怎樣才能識別大量自媒體中的真實用戶,防止平臺大量偽造自媒體用戶。

北京市文化市場行政執法總隊五隊隊長劉立新認為,目前短視頻版權侵權問題頻發,執法難度大。他建議,應當建立各相關部門之間的協同體系。同時,企業應當盡快建立全國統一快速授權系統、原創視頻維權系統等,各企業在投訴時,可以提供更加精準的權屬證明等投訴材料。

李琛則表示,目前很多侵權行為都是因為侵權者對于法律的無知造成的,平臺應當有義務予以告知。“有些用戶真不知道他的行為已屬于侵權,僅因為覺得好玩,隨手就把別人的視頻裁剪發布了。建議短視頻行業自律條款中可以加上這樣一條:平臺應當有用戶上傳指南,用戶上傳視頻之前,平臺要對用戶說清楚,哪些行為是侵權,會有什么樣的后果。”

李琛建議,可以適當提高短視頻平臺的注意義務,可以考慮把內容識別技術引入其中,自動識別上傳視頻是否屬于侵權視頻。“如果你從事一個行業,又帶來了很高的侵權風險,那么就應當把采用必要的技術手段當作成本,不能把這個風險轉移給權利人。”李琛說:“應該鼓勵平臺在合理條件下代行著作權。一方面個體權利人缺少這個能力,另一方面可以降低交易成本。如果都是平臺代行權利,將來有可能會形成一種交叉許可模式。平臺與平臺之間交涉磨合,最終有可能打造一個合理的行業規則。”

.

.

.

財經快報網 http://news.17car.com.cn/

安徽11选五前三走势图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基本走势 单双中特资料799222 可换股债券 下载陕西体彩十一选五走势 广西十一选五今天开奖记录 幸运农场重庆彩票网 平码六不中高手论坛 临沂期货配资公司 新幸运飞艇历史开奖结果筛选 广西11选5彩票app